如果現在仍然有人懷疑在美國是不是真的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懷疑我們開國之父們的夢想是否還留存在這片土地上,懷疑美國民主的力量,今夜,就是你的答案。

在這個國家的學校和教堂中人們曾焦急地等待著答案,一些人甚至從未像今天一樣——等待了3、4個小時,但是他們知道這一時刻跟以往不同,他們的聲音能夠這樣地不同。

在美國的土地上,無論是年輕人還是老人;窮人還是富人;無論是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人;無論是黑人、白人、拉丁裔、亞裔、美國原住民、同性戀、異性戀、殘疾人還是非殘疾人都發出同一種訊息,我們並不分紅色(共和黨)州份還是藍色(民主黨)州份,我們是,而且永遠都是美利堅合眾國!

這個答案告訴了那些一直以來充滿焦慮、恐懼和懷疑的人們,我們可以將雙手放在歷史的轉折點上,將它再次帶向充滿希望的美好明天。

這一天我們等得太久了,但是今晚,因為我們在這場競選中、在這個地點、在此時此刻所做的一切,改變已經降臨美國。

在今天晚上,我很榮幸地接到了麥凱恩參議員打來的電話。麥凱恩參議員在這場競選中進行了長久、艱辛的努力。而且,為這個他熱愛的國家,他奮鬥了更久、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他為美國做出了超乎我們大多數人想像的犧牲,因為這個無畏無私的領導人所付出的努力,我們才有了更好的生活。我對他表示祝賀,也對佩林州長所取得的成果表示祝賀。同時,我也期待著能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和他們共同努力履行對這個國家的諾言。

我要感謝我的競選伙伴,新當選的美國副總統喬拜登,這一路走來,他始終遵循著自己內心深處的那個聲音,他始終代表著那些和他一起在斯克蘭頓街邊長大,一起坐著火車回到故鄉特拉華州的人們的聲音。

如果過去16年我沒有我的摯友、我們家中的基石、我一生中的最好、我們國家的下一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今晚我將不可能站在這裡。薩莎和瑪麗亞,我愛你們,你們已經得到了一隻新的小狗,它將和我們一起入住白宮。還有我的祖母,雖然她已經不能和我們一起分享這一刻,但是我知道,她正和我的家人一起正在看,陪我經歷著這一刻。我不會忘記,是他們養育我成人,今晚我是如此的想念他們,我知道,我所虧欠他們的,是永遠無法報答的恩情。

對我的競選負責人大衛普羅菲,我的首席戰略家大衛•亞克瑟羅德以及有史以來最優秀的競選團隊,我想對你們說的是——是你們成就了今天的一切,我將永遠感激你們所付出的這一切。

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將永遠不會忘記,這個勝利是真正屬於你們的!

我一直都不是最有希望的那個候選人,一開始的時候我們沒有那麼多的資金或支持。我們的競選之路並不是從華盛頓的高樓禮堂中開始的,它從德梅因的後院、協和酒店的客廳以及查爾斯頓的門廊中邁出了第一步。

它由那些需要從自己有限的存款中拿出5美元、10美元和20美元的工人們建立起來;那些摒棄了他們那一代人冷漠神話的年輕人,那些遠離家鄉親人在外打拼卻只能賺得微薄工資的人們,那些抵抗著刺骨的寒冷和灼人的炎熱敲響了陌生人家大門的人們,是你們給了它成長的力量;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民自願組織起來,他們想要去證明兩個多世紀之後,一個由人民組成的政府,一個屬於人民的政府,一個為了人民的政府是不會從地球上消亡的,這就是屬於你們的勝利!

我知道,你們這樣做並不只是想贏得一場選舉,我也知道,你們這樣做並不是為我一個人。你們這樣做,是因為你們了解前方的任務是如何的艱巨。甚至就在我們慶祝的同時,我們也清楚地明白,明天將要面臨的挑戰是多麼巨大——兩大戰爭,一個處於危險中的星球,本世紀最嚴重的經濟危機。就在我們站在這裡的同時,我們清楚地知道,還有許多勇敢的美國人正在伊拉克的沙漠和阿富汗的群山中醒來,為了我們而冒著生命的危險。還有許許多多的父母們,只有在自己的孩子入睡後才能躺下,他們為房子的貸款和醫院的賬單還有孩子們的學費而發愁。放心,我們會注入新的能量,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建設新的學校,面對威脅與挑戰,修復我們的聯盟。

前方的道路還很漫長。我們所面臨的山峰是險峻的。或許一年甚至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無法攀上峰頂,但是美國——我從來沒有像今晚這樣堅信,我們最終一定會到達。我向你保證——我們的民族最終會到達山頂的。

也許會有挫折坎坷,作為總統我所做出的決定和政策必定會遭到一些人的反對,而我們也知道政府不能夠解決所有問題。但是我將會誠實地告訴你們我們所面對的挑戰。我會耐心傾聽你們的心聲,尤其是在遇到分歧的時候。而最重要的是,我將會讓你們加入到重建我們國家的隊伍當中來,沿著美國這221年來一直所走的那條道路——一塊塊磚瓦,一雙雙手,一點點堆砌出我們的家園。

21個月之前的那個冬天所開始的,不會在這個秋天的夜晚結束。這個勝利本身並不是我們所要找尋的改變——這只是一個改變的機會。如果我們回到老路上,那麼一切都不會得到改變。沒有你們,這一切也不會得到改變。

那麼,就讓我們重新召喚起愛國主義、公僕之心以及國家責任的精神來,每個人都參與其中,一起努力,不單只是關心自身,而是互相照顧。讓我們記住這場經濟危機所教會我們的一點,如果主街道遭受了打擊,那麼華爾街也不可能幸免——在這個國家,我們作為一個民族,一個整體,同存亡共榮辱。

讓我們摒棄掉那些長久以來一直危害我們的政治生活的那些幼稚瑣碎的黨派之爭。讓我們記住,是這個國家的人第一次將共和黨的橫幅掛在了白宮之上,而共和黨的建立便是基於對自力更生、獨立自由和國家統一價值的肯定。這一價值是我們所共享的,即便民主黨今晚贏得了大選,我們也會懷著謙虛的心態,去消除這一分歧和隔膜。在面臨著比今天更嚴重的國家分裂時,林肯說過,“我們不是敵人,而是朋友。。。我們友情的紐帶,或會因情緒激動而繃緊,但決不可折斷。”而對於那些我還沒有贏得支持的選民們——也許我還沒有贏得你們的選票,但是我聽到了你們聲音,我需要你們的幫助,而我也同樣是你們的總統。

對於那些遠在大洋彼岸的,在國會和皇宮中,在我們這個世界被遺忘的角落中圍在收音機旁關注著大選之夜的人們——我們的故事是不同的,但是我們的命運卻是緊緊連在一起的,美國領袖新的一天的黎明即將到來。對於那些會將世界四分五裂的人們,我們將打敗你們,對於那些渴求和平和安全的人們,我們將支持你們。而對於所有那些想知道,自由女神像手中的火炬是否還會依舊閃耀光芒的人們,今晚我們再次證明了,我們民族的真正實力並不只是來自於武力和財富,而是來自於我們理想的力量:民主,自由,機遇以及永不屈服的希望。

美國真正的天賦在於,它懂得改變。我們的聯盟會不斷完善自己。而我們已經取得的成就給了我們希望,讓我們堅信我們能夠並且即將取得成功。

這次選舉擁有許多故事和數不清的第一次,它們將被世世代代流傳。但是今晚在我腦海中一直浮現的,是亞特蘭大一位女性選民。她就像成千上萬的其他選民一樣,排在隊伍中喊出自己的心聲,唯一不同的是——安·尼克松·庫伯已經106歲了。

她出生的時候正是奴隸制度解除之後;那時候還沒有汽車和飛機;像她一樣的人那個時候是沒有選舉權的,因為她是女人,還因為她皮膚的顏色。

但是今晚,我思考著她所經歷的這一個世紀的美國——心痛和希望;鬥爭與進步;我們被告知我們不能做什麼的時代,以及美國人的信條:是的,我們可以!

在那個女性不能發出聲音的時代,在那個女性的希望被剝奪的時代,她看著她們站了起來,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投出了自己的選票。是的,我們可以!

當絕望和大蕭條襲來的時候,她看到了一個民族通過新政、新的工作和新的共同目的感戰勝了恐懼。是的,我們可以!

當炸彈在珍珠港爆炸,當暴政威脅這個世界的時候,她見證了一代人的強大,見證了民主得到了捍衛。是的,我們可以!

她見證了蒙哥馬利汽車暴動,見證了塞爾瑪大橋事件,遇到了那位來自亞特蘭大的牧師,他告訴人們“我們終將會克服一切。”是的,我們可以!

人類登上了月球,柏林圍牆倒塌了,世界由於我們自身的科學和想像力被連接到了一起。而在這一年,在這次選舉中,她的手指觸摸到了屏幕,她投出了自己的一票,因為在美國經歷了106年的變遷,經歷了最好的與最壞的時代後,她了解美國是如何變化的。是的,我們可以!

美國,我們已經走了這麼遠,我們已經看到了這麼多,但是仍然有許多事情等待著我們去做。那麼今晚,讓我們捫心自問——如果我們的孩子看到了下一個世紀;如果我的女兒也能夠和安·尼克松·庫伯一樣幸運地活到了106歲,那麼他們將會看到怎樣的變化?我們又將會取得什麼樣的進步?

對於我們來說,這正是一個對這一疑問給出回答的機會。這是我們的時刻,這是我們的時代——讓我們的人民重新回去工作,為我們的孩子打開機會的大門;積累財富,促進和平;重拾美國夢,重申基本的真像——相對於大多數而言,我們是獨一無二的;當我們呼吸時,我們希望,在我們面對譏笑、懷疑以及別人對我們說我們不能的時候,我們將會用凝聚了人類精神的永恆信條作出回應:

是的,我們可以!

謝謝你們,願上帝保佑你們,願上帝保佑美利堅合眾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