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審打壓東方全球憤怒

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與淫褻物品審裁處對於不雅物品的處理手法及評審準則一直備受外界質疑,就以《東方日報》及《太陽報》於○五年底刊登外國女星Kelly Brook的報道為例,被當局評級為第二類不雅刊物並提出檢控,但同樣刊登相關報道的《蘋果日報》及《NOW》雜誌卻不獲起訴,後者甚至豁免送檢。東方報業集團就事件訪問了悉尼、倫敦、巴黎、紐約、三藩市、多倫多、溫哥華和台北八地的資深傳媒、學者及市民,均一致認為當局「告一間(報館)不告另一間」的選擇檢控非但不公平,更加凸顯當局打壓個別傳媒,甚至形同政治迫害。

日前東方報業集團將○五年十二月二日刊登在《東方》、《太陽》和《蘋果》有關外國女星Kelly Brook的報道給予多個外國傳媒作比較,雖然各人對照片是否不雅或淫褻的說法不一,但卻一致認為三報所刊登的屬同一輯相片,若該輯相片被當局評為不雅,理應向三份報章作相同檢控,不能有偏頗,否則對被檢控傳媒不公允。

尺度比內地更保守

澳洲悉尼網上唐人街新聞總監廖少強指出,該篇報道屬於娛樂新聞,相中人的形態和表情表現自然健康效果,加上在敏感部位經已打格遮掩,但仍被當局評定為不雅,足見香港的審核準則比內地更落後保守,「這並不是開明進步社會的做法。」他認為,三份報章所刊登的相片沒有大區別,若只對個別傳媒機構作出檢控,更加凸顯當局的評審人員質素低劣。

在澳洲和香港從事新聞工作二十多年的資深新聞工作者林斌看過有關相片後亦質疑:「《東方》和《太陽》刊登的Kelly Brook相片多了一位半裸男士,而《蘋果》則沒有,是否那半裸男士出現問題?是該男士無遮掩『兩點』還是他不應與女士一起半裸呢?」林直言,在澳洲此類相片實屬雞毛蒜皮,根本毋須大驚小怪。

美國紐約專業新聞從業員會Quill編輯Joe Skeel坦言,淫褻二字在每個人心目中有不同定義,正如他不認同Kelly Brook相片是淫褻一樣;日本《The Nikkan Gendai》雜誌紐約特派記者Masaki Tachikawa亦認為該輯相片十分普通。不過二人均指出,三份報章所刊登的相片雖然角度不同,但實際上並無分別,若其中一張相片被評定為不雅,另一張也須一視同仁。

淫審處偏幫《蘋果》

有超過十年新聞攝影經驗的溫哥華獨立攝影師Richard Lam指出,美國報刊也曾刊登過類似相片,但從沒引起不雅的風波。而且三份報章登刊的相片根本沒任何分別,他不明白為何當局只檢控《東方》和《太陽》,《蘋果》則獲豁免。

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長管中祥說,除正面和側面差異,確實看不出三份報章所刊登的Kelly Brook相片有何分別,亦不明瞭當局依據甚麼評審準則而令裁判結果有異。台灣世新大學新聞系講師王己由和江元慶也認為,三報相片並無不同之處,無法理解為何可出現不同裁判結果。

外國傳媒憂扼殺新聞自由

捍}新聞和出版自由是傳媒天賦的責任,但影視處往往作出選擇性檢控,以及淫審處評審制度欠缺準則,一直令本港傳媒無所適從。有外國傳媒擔心,當局過度監察傳媒,最終只會演變成新聞自由被壓制的局面。

英國倫敦外國記者協會管理委員會榮譽秘書、《印度時報》駐倫敦外國編輯Rashmee Roshan Lall認為,雖然該輯Kelly Brook的相片都具有不雅成分,但對於當局需否作出檢控則有所保留。她認為當局應該抱持開放態度,並制訂清晰的指引,才能有效監察傳媒。因為報章方針除關注社會責任外,亦需考慮市場點觀,如果當局往往都重手介入,偏離軌道,屆時新聞自由就會出現被壓制的情況。

在法國相中人才可作控告

現時不少西方國家的政府對傳媒機構,只會扮演監察的角色,甚少會介入甚至向傳媒提出檢控,以維護新聞和出版自由。法國大眾雜誌《CHOC》雙周刊圖片部主任Pierre Arligui指出,根據該國憲法,每名法國人都擁有本身的「影像權」,只有相中人才有權向刊物作出投訴,或以「侵犯私隱權」作出法律控告。

所以,他對於有香港報章因刊登Kelly Brook相片而遭檢控感到驚訝,並認為有關相片根本不涉色情,而且讀者也有自由選購刊物的權利。

■駐外組報道

影視處選擇性檢控,遭受強烈批評。

Kelly Brook的一舉一動,是傳媒的焦點。

在澳洲悉尼的海灘,女士半裸上身曬太陽是平常不過的事情。

廖少強批評當局的評審準則落後保守,其選擇性檢控更凸顯評審人員質素低劣。

在法國只有相中人才有權向刊物投訴或作出法律控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