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市民睇唔過眼

巴黎

香港移民陳小姐:「雖然Kelly Brook的相片有露胸,但又沒做出任何淫褻動作,況且在敏感部位已打了格仔,那還有甚麼問題?當局不要小題大做吧,現時大陸比香港更加開放了。」



紐約

從事醫療保險的曾先生:「相片經已打格,又無不雅動作或文字配合,所以不算淫褻,更毋須作出檢控。反而電台DJ森美小儀叫人選出最想非禮的女藝人,又或是偷拍阿嬌(鍾欣桐)換衫事件,就應作出檢控。」



多倫多

物流公司副總裁梁先生:「這類相片與加拿大的刊物相比,根本就好平常,況且報章都打}格,當局不應提出檢控。」



台北

任職保安員的曹先生:「我看不出這三報相片暴露程度有何不同,如果因為是側身就不算淫穢,審查標準很難讓人信服。如果相片已打格也算淫穢的話,那在網絡上張貼露點照的人,不都該抓去槍斃嗎?」



倫敦

雜技團負責人李小姐:「這三報相片根本無傷大雅,而且報館已做了打格的基本要求,為何仍會被評為不雅呢?又為何只控告兩家報館而另一家又沒有被起訴?令人覺得是有針對性的迫害。」



三藩市

三藩市香港同學會前會長陳小姐:「該輯相片刊登在報章上根本無問題,現時互聯網甚麼都有,尺度放寬不少。如果是不雅相片就理應全部都屬不雅。」



悉尼

任職文員的悉尼居民Erin:「其實三報相片都是性感照,沒大分別,當局應該要公平公正,裁判要一致。」



溫哥華

陳先生:「只看照片的話,三報照片其實也算是同一張,只是從不同角度拍攝而已,如果要告的話,不應只告一份而不告另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