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處大細超公信破產

同一輯的外國女星Kelly Brook裸露上身照片,在不同刊物刊登,淫審處竟可出現不同的評級、甚至有外國雜誌未被影視處送檢,原來一切只從讀者人數多寡作考慮。雖然《東方日報》及《太陽報》刊登有關相片時已在胸前重要部位作打格處理,但卻被淫審處評為二級不雅,《蘋果日報》則只被評為一級。更「離譜」的是,在本港有售的外國雜誌《NOW》,刊登同一輯相片,相片不僅沒有打格,雜誌出售時亦沒有「包膠袋」或在封面印上警告字句,但卻沒有被送檢評級,當局的解釋竟是「沒有送檢是因該英文雜誌甚少讀者閱讀」。對於影視處「大細超」的做法,法律界及學者嘩然,同聲狠批處方歧視,最終可能令部門公信力蕩然無存。

「影視處唔將外國雜誌《NOW》送檢,畀人感覺好偏見,極之不公平。」城市大學法律系副授梁美芬批評,《東方》及《太陽》已經按照既定程序以打格方式處理Kelly Brook照片,避免出現不雅成分,此做法已符合出版商應有的責任,但外國雜誌《NOW》刊登同輯沒有打格的相片卻可公開出售及不需被送檢,明顯執法不公,處方不可以少讀者為藉口而不將問題刊物送檢,因為無論是英文或中文雜誌也有機會給十八歲以下人士翻閱,「小眾」閱讀並不可作為不送檢的解釋,處方應一視同仁將所有涉及不雅的刊物全數送檢,否則公信力盡失。

學者:雙重標準 種族歧視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兼職講師林藹雲亦狠批,處方如以少讀者作為不抽檢外國雜誌的原因,明顯帶有種族歧視成分,處方可能假定睇英文刊物的讀者群較為成熟及對性的接受態度比較寬鬆,故此作出如此不公平的處理。林指出,在台灣不少刊物也有刊登女性上半身裸露的相片,但從不會被評為不雅,除非照片帶有侮辱女性的成分,故此她認為淫審處評審時應看報道的整體性。

此外,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表示,影視處因英文雜誌較少讀者,沒有一視同仁將同樣刊登Kelly Brook的外國雜誌《NOW》送檢,此舉顯示影視處為求行政方便及省資源,而不將外國雜誌呈交至淫審處評級,最終導致評審出現雙重標準。

英美學者狠批港府

影視處及淫審處對外國女星Kelly Brook同一輯相片有不同評級及作出選擇性檢控,本報同時就事件訪問了各地學者及專家的看法,普遍均認為當局評級制度欠缺準則,並質疑評審小組的代表性,以及批評當局「告一間(報館)唔告一間」是不恰當的做法。

政府評審須統一口徑

英國諾定咸車大學社會科學系高級講師陳博士接受本報訪問表示,若有關當局對刊登Kelly Brook相片的報道評級為不雅刊物,理應所有刊登過同輯相片的媒體都受懲罰,不應作出選擇性檢控,事件反映當局評審標準模糊不清,「當局對於何謂雅還是不雅並無準則,將刊物交由一個由幾個人組成的小組去評審,他們有多大代表性呢?又有否按照嚴格的準則去作出評審呢?」

在美國史丹福大學新聞系研究所任「傳媒道德與責任」課程授Theodore Glasser則指出,Kelly Brook三張相片的暴露程度相同,在敏感部位亦有打格,不明白何以當局作出不恰當的裁決,「政府機構要審查的是新聞內容,而相片則是傳媒機構考慮本身的尺度、讀者群等而作出刊登與否,不同傳媒有不同做法,若政府要評審,就必須統一口徑。」

此外,曾在香港和北京生活數年的法國漢學家蓮娜卡坦莎露補充,從文化角度看,現時中國人接受事物的程度已提高,近年在北京也碰見有不少身穿性感衣顗漱k士,而中文書的內容亦可以很開放,所以不認同Kelly Brook的相片具不雅成分。

梁美芬批評影視處沒有一視同仁將《NOW》送檢,公信力盡失。


有史丹福大學新聞系的學者指,《東方》、《太陽》與《蘋果》刊登的Kelly Brook相片暴露程度相同,當局不應作不同裁決。 (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