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圍攻淫審處

淫褻物品審裁制度遭立法會狂轟,立法會內兩大政黨昨(10月17日)群起質疑淫褻物品審裁處,評定淫褻及不雅物品的準則,竟出現同一幅照片被評類別可前後不同,同時在刊登外國女星Kelly Brook圖文事件中只選擇控告《東方日報》及《太陽報》而不告刊登同一輯相片的《蘋果日報》,明顯有雙重標準。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回應時承認,不同審裁官可能有不同角度及主觀成份,答允考慮檢討現時淫審法例及評審機制,加入客觀標準及提高透明度。

兩政黨狂轟淫審處
民建聯的劉江華昨(10月17日)在立法會上提出口頭質詢,指《東方》、《太陽》及《蘋果》在0五年曾刊登同一輯外國女星裸照,但「淫審處只告《東方》(報業集團)不告《蘋果》,明顯有雙重標準」。馬時亨解釋稱,條例規定淫審處評級時會考慮社會人士道德禮教標準、物品整體效果、發布對象及物品是否表G如一。對於外國女星裸照的三篇報道,有關相片的大小、拍攝角度及篇幅略有不同,三者送交淫審處後才會有不同裁定結果。

不過,自由黨副主席周梁淑怡追問時指出,《文匯報》、《大公報》及《成報》今年四月分別因刊登同一幅女兵裸照而被評為不雅物品,前兩者認罪並被罰款,《成報》否認控罪,其後淫審處經覆核將該照片重新評為第一類非不雅物品,《成報》因而獲撤銷檢控。她質疑,案件已證明淫審處有不貫徹裁決的先例,傳媒機構如何得悉「點處理才可避免被檢控的惡運?」

自由黨另一副主席劉健儀亦質疑,出現「同一處(淫審處)有不同評定」的情況不妥當,促請政府加入客觀評審因素及機制,以及在送交法庭審理前增設覆檢制度。代表商界的自由黨林健鋒亦對條例有疑慮,他舉例,評審準則之一的「試圖掩飾不可接受的內容」的定義不清晰,要求當局釐清。

馬時亨認會出現裁決不同的情形
馬時亨坦言,現時淫審處評級時,是由一名司法人員與兩名由公眾人士出任的審裁員負責,可擔任審裁員的公眾人士約有三百人,不同審裁員的道德標準或有不同,亦無可避免有主觀因素,出現同一幅相片有不同裁決的情況並不出奇,正如高等法院、上訴庭及終審法院亦可能有不同結論。

馬時亨補充,淫審處初次評定物品級別時,是行使其行政職能,但當淫審處應其他法院的要求下進行評級,則是在覆行其司法職責。據現行做法,行使行政職能與司法職責時的主審裁判官及審判員並不相同,故亦會出現裁決不同的情形。

不過,周梁淑怡認為,有關條例採用「先送檢、後檢控」形式執法,與一般司法程序不同,質疑負責將物品送檢的影視處「做過乜或將會做乜,讓辦報機構能夠有所適從?」

馬時亨表示,考慮到社會對條例的關注,政府正考慮檢討現行機制及條例,盡量加入客觀準則,亦會考慮在案例上增加透明度,讓公眾更了解淫審處作出決定的因由。

Kelly Brook

劉江華

劉健儀

周梁淑怡

馬時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