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裸照案大細超 審裁員主觀武斷

專責為本港書刊雜誌評級的淫褻物品審裁處,一直被批評評級時沒有客觀標準,往往只是由審裁員的主觀標準作判案,其中女兵裸照及Kelly Brook兩個案中,便反映出處方因沒有制定出清晰的評審標準,以致一再出現不公平情況。有團體建議,如發生被推翻評級或撤銷檢控的個案時,應有機制為之前無辜認罪的出版商作平反及退回罰款。

婦女權益聯盟發言人伍婉婷指出,淫審處無論屬於行政還是司法角色,也必須要有客觀標準,但女兵裸照及Kelly Brook打格照片兩宗個案,正顯示出評審過程具有很大的個人色彩,因此結果亦會因人而異,完全沒有客觀標準可言。她指出,雖然當局堅持出版商可透過上訴爭取「公平」的裁決,但言論其實極不負責任,因為上訴會動用大量的人力物力。

她以女兵裸照案為例,《成報》不認罪反獲撤銷檢控,反之《文匯報》及《大公報》因認罪而被罰,兩報同時沒有得到平反。她認為,審裁處或影視處處理此類被推翻評級或撤銷檢控的個案時,是否有既定機制為之前無辜認罪的出版商作平反及退回罰款。伍表示,該會一直堅持影視處應增加詳細的準則予業界參考,而不是依靠花費極鉅的上訴渠道去討回公道。

法律界人士梁永鏗表示,律政署在處理三份報章的女兵裸照案時,予人不公平的印象,亦反映出律政司表現草率;「可能律政司在檢控初期冇仔細睇清楚,只因應淫審處葷P斷提出檢控,但往往到真正處理案件時才發現理據不足,而要撤銷檢控。」

伍婉婷

影視及娛槳事務管理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