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借淫審迫害東方

淫審處既是行政部門,又是司法機構,角色混亂,職能不清,審裁結果亦不時出現自相矛盾情況,整個機構可說極欠公信力。有法律界人士認為,淫審處應脫離司法機構,改以獨立委員會形式運作,杜絕再出現「雙重標準」審訊結果。多名立法會議員及學者異口同聲批評檢控制度混亂,而且淫審處「人治」、「官治」色彩濃烈,有必要全面檢討。

民建聯陳鑑林表示,淫審處同時行使行政及司法兩層職能,一時是行政架構,一時是司法機構,職能混淆不清,其審裁判案,給人的感覺,「一是漫無準則,二是審裁結果自相矛盾,整個機構欠缺公信力」,而且「人治」、「官治」色彩濃烈,必須全面檢討。

自由黨副主席劉健儀亦表示,影視處及淫審處檢控制度混亂,根據案例,三張報紙刊登同一張英國女兵上半身裸照,三張同被裁定不雅,但其中一張上訴後,淫審處卻改判為一級 ,情況之荒謬令人咋舌。民主黨張文光也認為,現時社會對影視處及淫審處的印象,是執法標準混亂,甚至在某些個案上,有檢控出現「雙重標準」之嫌,最有效及便捷的解決辦法,是影視處及淫審處訂立一套客觀及透明度高的審評準則,讓社會可以「全民監察」。

漫無準則 人治色彩濃烈

「首次聽到有政府部門既係行政又係司法機構落丹漶A呢件事令我好詫異。」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學術統籌宋立功批評,政府強調行政及司法「分家」,但淫審處卻可獨善其身,故此政府應重新釐定審裁處角色。宋指,在女兵裸照及Kelly Brook兩個案中,反映出處方持雙重標準,造成不公平現象,故此他認為處方應制定清晰標準及多加培訓審裁員,避免再發生選擇性檢控。

「其實淫審處冇必要隸屬司法機構,唔係會好容易造成角色混亂。」執業大律師及淫穢物品淫審處審裁員龔靜儀表示,淫審處既屬行政組織又扮演司法機關的角色,職能不清,她認為公平起見,淫審處應脫離司法機構,改以一個獨立形式運作的委員會發展,待出版商不接受獨立委員會的暫定評級時,才向司法機構上訴,此舉會較公平。

「冇必要隸屬司法機構」

現為淫褻物品審裁處審裁員的皮膚科醫生史泰祖承認,現有的評審制度存在灰色地帶,評審標準會隨著不同時間有不同看法,不同人士亦會各持己見,而社會輿論更會直接影響審裁員的思想,因此審裁員的評審標準會有所偏差。他指出,一些裸露相片因為不同人士意見各異,究竟何謂不雅,審裁員自有不同觀點,因此他認為淫審處為刊物評級時應要有案例作參考,今次女兵裸照最終被評為一級照片,可作為日後審裁員評定類似相片時的參考案例。

劉健儀

宋立功

史太祖